©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
#CARVEN #SERGE RUFFIEUX #HAIDER ACKERMANN #BERLUTI #JOHN TARGON #MARC JACOBS #OLIVIER LAPIDUS #LANVIN #時尚

在銷售數字壓力下,這些設計師都成為代罪羔羊?

日期:Nov 08, 2018 12:14 AM

Contributing Editor: Crystal

日前傳出法國品牌Carven的創意總監Serge Ruffieux離職,不少業人士都感驚訝,因為曾效力Dior、在此之前又是Sonia Rykiel多年的左右手的Serge,設計經驗豐富,為Carven創作的3個系列都是水準之作,為何品牌會突然終止合作?

 

早在5月時,《WWD》報導Carven 面臨破危機,而Serge的系列又叫好不叫座,答案呼之欲出。一個品牌的銷售數字不理想,設計師首當其衝,成為主要被責怪的對象。可是,再好的設計,還需配合精密的市場策略、宣傳攻勢和人物關係等因素,才有機會突圍而出。你以為GucciAlessandro Michele單憑怪誕美學就能跑出?近年時尚圈中people come people go,單是2018年,已有不同設計師「被」辭職。

 

 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 post shared by SergeRuffieux (@sergeruffieux) on

Haider Ackermann

當巴黎男裝品牌Berluti宣布藝術總監Haider Ackermann離開時,整個時尚圈都很詫異,因為Haider只做了3季,大家都覺得十分可惜。自他加入Berluti,為品牌注入不少活潑氣息,用色跳脫而不突兀,端莊又不羈,連女性時裝人都表示希望穿上Berluti的男裝,媒體對他筆下的Berluti更是有讚無彈。Haider個人品牌男女裝加上Berluti,1年要設計6個系列,他曾於訪問中表示還算應付得到,因此筆者推斷他應該不會因為壓力而離開。Berluti於123年前以造鞋起家,配飾一直是其核心,可是Haider擅長的是設計衣服,舊有客戶對其富個性的設計又未必接受,不知道這會否是雙方終止合約的原因。

John Targon

要數最「短命」的設計師,街拍明星兼MyTheresa 前全球時裝總監Justin O’Shea為Brioni設計了一個系列就離職。但有人打破了Justin O’Shea的記錄,未過3個月試用期就被辭退,就是今年2月加入Marc Jacobs做contemporary team創意總監的John Targon。當LVMH宣布John Targon離開Marc Jacobs,表示「我們的合作對品牌沒有幫」,難道John Targon的設計不濟到連老細一看就已經知道不賣錢?

Olivier Lapidus

Olivier Lapidus取代Bouchra Jarrar成為Lanvin的藝術總監,交出兩張成績單後就執包袱走人。不過與其他設計師不一樣,他的離開應該沒有人覺得惋惜,因為他筆下的Lanvin實在不堪入目,猶如outlet的貨色,完全不能登大雅之堂,有份看他首個系列時裝騷的人都震撼不已(筆者有幸在現場見證),不少人覺得,相比同樣做了兩季的Bouchra Jarrar,其實Bouchra Jarrar不是太差。不過又公平啲講句,有誰能超越Alber Elbaz為Lanvin創下的豐功偉績?而Alber執掌的最後那段日子,Lanvin的銷售數字不見起色,除非Olivier Lapidus和Bouchra Jarrar是神仙吧!

設計師music chair近兩年轉過不斷,大家對品牌主帥易角新聞已經有點麻目。新一季上任的設計師有Hedi Slimane(Celine)、Riccardo Tisci(Burberry)、Gherardo Felloni(Roger Vivier)和Daniel Lee(Bottega Veneta),Daniel Lee為Bottega Veneta設計的首個天橋將會在明年二月的時裝周發表,在一個缺乏耐性的年代,究竟這班設計師的「壽命」會有多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