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
#娛樂 #盧鎮業 #演員 #DELUXE STORY #電影

不安穩的演員路!盧鎮業:真誠面對生活每個部份

日期:Jun 21, 2020 1:15 PM

Styling, Text by Yufi Yip
Photo by Matt      Makeup and Hair by Cheryl Lee

他是演員,他是導演,他是監製,他是記者,他是表弟,他是叔叔,他是小野,他是盧鎮業。

筆者跟盧鎮業認識於大學時期的電影放映會,他以導演身份作座談會嘉賓。瘦削、文青、靚仔、才華,甫出場即迷倒一眾女同學。他更是環保小先鋒,難忘他那殘舊、領口破了幾個洞的T恤。

行前行前 殿後殿後

後來,他踏足幕前,拍了麥曦茵導演的電視電影《幸福的旁邊》,表弟一角成為姐弟戀的最佳幻想對象。由當初的玩票性質,直至2016年成為麥曦茵旗下藝人,將幕前工作成為主要。由幕後變幕前,首先要做的是調整心態。

「嘗試用減法去諗想自己演出上的創作,過往做導演會帶着自己的視覺、對世界的理解,演員的不同之處是,所面對的不是盧鎮業的想帶甚麼訊息給世界,而通過消化劇本和人物,之後要掏空自己,將自己成為一個再體,再問跟這個人物的共通和差異,再糅合在一起,成為演出。」

在電影《叔.叔》中,他不是叔叔,而是演叔叔的兒子,不過他笑稱現實的自己已經開始中年發福。拍照時,小野和化妝師、筆者,一起討論如何有效處理暗瘡,對於這位30歲前從不打理外表,着衣hea爆的男生,做幕前其中一件要注要的事,還有保養啊!

「做演員要面對好實在的細節,皮膚的質素、身體的肌肉,老實說我過往都不會顧及外表和衣着,做幕前要見觀眾、做訪問,就知道原來這些東西是緊要的。身體是演員其中一個創作媒介,而要保持身體的好狀態是頗大的功課,而我到現在都還在學習。講了幾年想練大隻,遠遠沒做到要做的事,真心希望在這方面做好一點。」

逼不得已的Slasher

今年,他憑《叔.叔》中躁底兒子一角,獲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,雖然最後失獎而回,但小野的實力得到業內肯定,始終值得高興。

「依然覺得自己是新演員,當然知道年紀不特別小,小時候理解新演員是,他們的演出都會比較幼嫩,現在這個時代底下,演員未必長年有曝光機會、有戲演,對我來說,仍感覺未着地,這種略帶不安,還在冒險的狀態,好多事情需要學、需要思考,這些部份讓我覺得自己依然好green,還是新演員。然而,我知道我已經距離『新演員』愈來愈遠。」

《花椒之味》、《叔.叔》、《金都》、即將上映的港日韓合拍電影《落葉殺人事件》,小野在份參與的電影,這兩年陸續上映,不過最近他重拾攝影機,再次拍攝紀錄。做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自由工作者,近年都被稱作Slasher,以演員工作放在首位的他,有戲演邊個想做Slasher。在疫情下,藝術工作似乎多了惶恐和不安穩。

「Slasher 在4、5年前開始出現?我理解為城市裏,尤其是高度發展的城市,對文化藝術有意向的年青人,好多時候都不能夠全情投入,甚至這個行業本身就沒有很多這方面的長工,必需從不同行業來維持生活。他可以同時間是創作人,又可以從事勞動工作、買保險,Slasher就是混雜不同工種的人。在最近疫症底下感覺更大,真的可以所有工作突然全面停頓,在政府的政策下他們都未必會獲得協助,散工就好似變了沒有身份的人。」

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

盧鎮業(@siuyea_lo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真誠的人不想被遺忘

閒聊時,小野笑稱往後跟人講起自己的提名就是武肺那年,「都幾得意,人人都會記得就是2020年」。跟小野見面當日,金像獎尚未公布頒獎方式,有沒有實體頒獎禮還是未知之數。沒有星光熠熠的紅地氈、沒有提名片段、沒能捕捉提名人等待宣布那幾秒間的表情,豈會沒有遺憾。

最後,今年的金像獎在工作天的下午時份,於facebook專頁直播。史上最不尊重提名人的頒獎禮。短短15分鐘,極速宣讀得獎者,提名人呢?Sorry,do you even exist?

記得去年金像獎以32位年青演員陣容,擔任司儀。筆者至少接觸過當中一半人,全都真心熱愛戲劇,甚至炒散糊口多年,為的只是一場夢 ── 不是明星夢,而是成為演員的夢想。

「我希望依然成為一個⋯⋯不知是否『依然』,不敢判斷自己以往,希望在往後的日子都是一個真誠的人,盡量真誠的面對自己生活每個部份,自己相信的事。不論接收世界的任何資訊,消化後如何將訊息再向世界輸出,都能夠真誠面對吸收和釋放的東西。」

請好好珍惜香港這班年青演員。請記住這位周身刀的藝術家,他是盧鎮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