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
#BABYJOHN #蔡瀚億 #娛樂 #電影 #STATEMEN #演員 #DELUXE STORY

【stateMen】打碎自己再重建 戲癡蔡瀚億:一生人一件事做一世

日期:Nov 07, 2019 9:08 AM

Texy by Yufi Yip     Video by Sokin

讀劇戲的人就如一支Full-bodied的紅酒、有深度的劇本,有魅力,值得一呷再呷。蔡瀚億 (BabyJohn)演藝學院畢業,以戲劇為終生職業,跟他整個訪問過程,感覺像讀了一本書,不論性別、戲劇、文化、生活等話題,他都有着自己的一套見解,而他亦正一步一步的去實踐、突破。

女權主義 只是在追求一份尊重

早幾年,港男港女互數惡行是網絡世界的大熱話題,但近年就升格到性別平等和女權主義的議題。DELUXE主張現代女性要擁有Attitude、Affection、Adventure, 對於BabyJohn而言,這3大原素,不論男女都缺一不可。

「我覺得三樣都要,要有冒險的心,affection 是你要有真正的情感,這個熱情亦包含真誠,有了attitude 而她又真誠的面對自己的情感,自然會勇於去走她想走的路,就會去闖一個adventure出來。這是一個連帶關係,男女都需要有。現在的女性比以前勇敢,有自己看法之餘,更會勇於去行出來,不會被『男主外,女主內』框住。男女平等是大家都擁有相同的權利;所謂的女權主義,不是要女性的權利大於男性,而是權利應該要平等,包括人工、待遇。其實我想表達的是尊重。」

在文藝復興時期只有男演員,即便是女角色都是男扮女裝,之後才開始有女演員。世界正在不斷進步,但最要進步的是人心。要高高在上的男性,放棄特權,尊重女性,是人類文明的進化過程。

超越性別的問題

男女不止有着不一樣的身體構造,更有着情感上的差異,BabyJohn在電影拍攝的過程中,就感受到男女導演在演繹、編導手法有着不同的敏感度。

「男導演功能性強,對於畫面、鏡頭調度、不同部門的協調等都好強;女導演在情感上好強,她們很着重演員情感表演的部份,清楚演員的演繹能不能表達到劇本所寫角色的脈絡。男女導演有很大分別。」

在Emma Watson、Frances McDormand、Benedict Cumberbatch等男女演員的在行動上的支持和推廣下,日漸成為全球演藝界討論及關注的議題。走在行業龍頭的荷活里都尚在為性別、種族等平等機會努力,表面文明開放,實質保守的香港社會,演藝圈所面對的問題可能更嚴竣。

「作為一個演員,在片場以人與人相處上,男女演員獲得的待遇是平等的。荷里活有工會,有一套薪酬制度,好高透明度的討論演員的薪酬,但我們有多時都是海鮮價。畢竟香港沒有工會,很難去釐定一個公平的制度,這不止是男女平等的問題。」

打碎再重建

電影《Fight Club》中有一句對白,「It's only after we've lost everything that we're free to do anything.」。每一個演員都會經歷打碎再重建的過程,BabyJohn自在演藝讀書到以演員作為職業這些年間,這個過程至少出現兩次,極之痛苦但他似乎頗享受。在香港面臨劇變的一年,土生土長的BabyJohn, 亦作下改變人生的決定──自組工作室,離開合作幾年的舊東家,打碎自己再重建 ,自找苦吃。

「 這一代人好多時要想方法怎樣將自己present出來,要把握每個機會,但機會實在不多,唯有各自各在不同的範疇上,嘗試去找自己的位置和價值,各自去修行。我覺得不單止這個行業青黃不接,好多行業都是,全香港的年青人都處於這個狀況。」

相信不少人認識BabyJohn多數是因為《狂舞派》中留鬚、耍太極的「柒良」,如果戲中顏卓靈的角色是個舞癡,那現實中的的BabyJohn一定是個戲癡,就連他的英文名BabyJohn,都是以他人生第一個角色的名字而改。

「我自己的想法,希望可以實踐,拍成電影。另外,最小的部份是我在這個地方長大,好想做一些事,讓大家有回應或者是勾起一些回憶。我開始到一些我有感覺、成長、讀書的地方拍下生活照,加上我自己的文字,上載到社交網站。第一個地方去了深水埗,在網民留言表示這張相讓他想起小時候住唐樓,沒有電梯的日子。同一個地方影響着不同生活背影的人,在這一刻因為文字和相片,我們好似有所交流。沒有收入的,但我覺得幾有意思,我作為一個香港人,在做這個職業,我們能夠提供的一個平台,帶給人更多的感悟。」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 post shared by BabyJohn 蔡瀚億 (@babyjohnchoi) on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 post shared by BabyJohn 蔡瀚億 (@babyjohnchoi) on

虐待自己的完美主義

學習茶道7年,熱愛日本文化、情懷,夢想是到日本居住。 日本人的完美主義,影響着BabyJohn做人、做演員的看法。
 
「日本人有一種虐待自己的完美主義,出於對極致美感的追求和不想麻煩到別人的心態,好變態但我好喜歡。日本文化對禮義的講究,對我做人好有幫助 ,不覺得是一種抑壓,我認為是EQ,以人為本,為人走多一步。中學時校訓是 『Be a man for others』,放下自己去為人、去傳承,是一門學問。」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 post shared by BabyJohn 蔡瀚億 (@babyjohnchoi) on

BabyJohn口口聲聲大不了就轉行,但最後他也推翻自己。因為當你真正熱愛一件事,即使控制得了說話和行為,千軍萬馬也控制和阻止不了你的思考,因為思想是自由的,拐多少個彎都會回到重點,這就是初心。

「『一生人一件事做一世』。日本人做糖都可以做四代,傳承的專注就是要做到一模一樣的水準甚至超越。以後我覺得我做演員、做幕後創作、做教育也好,都離不開戲劇,為何會有一個科目叫戲劇治療,因為我覺得戲劇是很療癒人的藝術。」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A post shared by BabyJohn 蔡瀚億 (@babyjohnchoi) on

想做就要試

BabyJohn的工作室取名「小紙製作 Made in Kami」,小紙是他以前做戲經常會碰到的角色種類,是一些被世界定為沒有價值、被遺棄的人,是低下階層但他們努力爭取生存位置,最後找到自己的價值。Kami在日文除了是紙張的意思,亦是神的意思,都跟他的宗教信仰有關。

「小紙製作就是一個藉藉無名的新一代男演員,秉持着要好努力,不要放棄自己的理念,加入日本的原素去走這條路。我和我經理人一樣是行業中的後輩,入行至今經常想在着『傳承』,而傳承就是需要起用新人、給予時間。可能我們的聯絡、經驗不夠前輩多,但大家一起溝通 ,有着共同的頻道 ,反而能創造到意想不到的事。兩個年青人, 如何在甚麼都沒有,由零開始創立到自己的理念,踩入一個既定、已有的框架,這是我開公司的最重要原因。到底兩個年青人可不可以找到屬於我們新一代的理念, 而這個信念可不可行  我到現在都不知道,但我就是想去試。我覺得沒有事情可以輸,即使最後失敗,起碼過程我曾經覺得搏得過、度過,又曾經經歷過,起碼這一刻我還有好多事想做,起碼這一刻我就要試。」

做演員要有名有利?Well,對BabyJohn來說也許只是小紙一張,因為他的目光比名利更加遠大和前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