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
#盧鎮業 #曹震豪 #岑珈其 #黃溢濠 #CHRISTMAS 2018 #聖誕節 #娛樂

獨身不寂寞!盧鎮業、曹震豪、岑珈其、黃溢濠的Lonely Christmas

日期:Dec 23, 2018 11:57 PM

Editor:Yufi Yip

多年前陳奕迅的《Lonely Christmas》引來無限共鳴,「Merry Merry Christmas,Lonely Lonely Christmas;人浪中想真心告白,但你只想聽聽笑話」;幾年後謝安琪的《愁人節》一樣唱到人的心坎,「街裡愛人一對對,互送鮮花千杯不醉;你的惡運繼續追,無人扶持行前行後也失據」。

人生幾十年,過得較多單身的聖誕還是有伴侶的聖誕?有些人拍拖大過天,單身猶如洪水猛獸,要他獨自過節,慘過去死,但有沒有想過,所謂的「Lonely Christmas」也許只是世人的負面定義,不論單身還是有伴的聖誕,只要是做喜愛的事,一樣可以開心過節。

盧鎮業(小野)、曹震豪(Wallis)、岑珈其、黃溢濠,這四位Dumbyouth的大男孩,多年來努力實現夢想,不過感情和夢想一樣,不是一分耕耘就會有一分收穫,今年他們不約而同要過一個單身聖誕。

小野決定將聖誕當成一年中的其中一天,可能會即興跟朋友開個酒局,在輕鬆自在的氛圍下渡過,溢濠亦會跟朋友開個派對交換禮物;唯一有伴侶的珈其卻要在工作中過節,當演員的伴侶其實都要相當大的包容和體諒。

Wallis則記住了前女朋友希望在首爾過聖誕的願望,隻身前往當地信守這個承諾,並期待遇到她。


D:DELUXE
W:曹震豪   S:盧鎮業
K:岑珈其    Y:黃溢濠

D:今年單身過聖誕節,會怎樣過這個Lonely Christmas?

W:今年會和電腦、相機、keyboard、結他一起過節,拍片做音樂剪片,一點都不lonely,還好busy。
S:我嘗試不把聖誕預設成某種氣氛。想像那天都是如常,留在工作室,工作時工作,休息時休息。也有可能和幾位不投身節慶氛圍的朋友喝酒聊天,這種即興的酒局每月會有兩三次,都是在工作室內,輕鬆簡單。
另外關於獨身,它應該不必等同寂寞,即便寂寞感時有襲來,但它仍有諸多可能性。若平常日子都可以一人孜孜而行,節慶時也不必順應操作,把這天描述得特別孤寂。
最近讀到以下一段,分享一下:
「我們的語言聰明地感受到人類孓然一身的兩面。它創造了『寂寞』來表達獨處時的痛苦;也創造了「孤獨」來表達獨處時的狂喜。然而,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並不常區別這兩個詞彙,我們應該持續地區分兩者,以加深我們對人類處境的認識。」 - 田立克 《永恆的現在》
K:今年因為要工作所以陪不了女朋友,所以我們兩個都要渡過「Lonely Christmas」。雖然不能去看聖誕燈飾,但可以在片場看鎂光燈補數。
Y
:問得太直接了!有誰會想過Lonely Christmas……不過今年我不用過Lonely Christmas,我會和一班朋友過節,一起打邊爐、玩遊戲、交換禮物。

D:以前有伴侶的聖誕又會怎樣過?

W:通常節日都會有工作在身,所以好多時候是節日前後慶祝。我自己好喜歡看燈飾,所以都趁有時間會下廚,然後兩個人周圍逛逛。
S:大概都是靜靜的渡過,一起弄點喜歡吃的食物,慢慢進食,慢慢聊天。
Y:其實都是簡簡單單食個飯,或者留在家一起下廚,因為聖誕節街上有太多人,餐廳又貴又沒位,倒不如留在家「撐枱腳」。其實聖誕節怎樣過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是和誰一起過。

D:有沒有試過大時大節前才跟伴侶分手?

W:試過,當時還加上情緒病發、打斷了手,整個聖誕、除夕都是出入醫院,好難忘。
S:沒有。又或者,在關係分崩離析的那天,已足以構成另一種大時大節。
K:我想我算是幸運,因為從來沒有試過大時大節前先分手,好多時都是過完了才分手的。
Y
:我沒有試過,這樣會有「分手創傷後遺症」,就是說如果在聖誕節分手,之後每逢聖誕節你都會想起當日聖誕節分手好傷心的畫面。我相信不會好多人這樣做,除非對方真的做了很錯的事,否則都是那一句,有誰不想人陪着。

D:為甚麼冬天會讓人特別想拍拖?

W:可能因為怕凍,想有個人可以擁抱着取暖。
S:唔,我沒有這感覺。四季本就有各自的性格,若戀愛是生命中很重要的部份,自然會想共渡所有時刻,好的壞的,冷的熱的,都是經歷嘛。
K:我覺得是因為冬天天氣冷的關係,所以特別想有人給自己溫暖,因為人類取暖的方法就是互相擁抱,特別是可以有人幫你暖被窩。
Y
:因為看到街上的人成雙成對,自己就孤身隻影,當然特別覺得「空虛、寂寞、凍」,就特別想拍拖了。

D:有人會說單身的時候靈感特別多,作為創作人又認不認同?

W:可能我這個人本身就感情豐富,又喜歡聽朋友講自己故事,所以感受不到有太大分別。不過單身的時候,時間多了可以做多一點創作就真的。
S:在生命諸多巨變之中,每人都會面對龐大的感受與領悟。創作算是多走一步,在那些風風火火中間爬梳,提煉成另一種與人溝通的形態,也是一個對自己生命歷程的重要紀錄。
Y:單身狗FF的靈感?幻想和喜歡的人的浪漫時光?哈哈!單身的時候的確會多了獨立思考的時間,而這個時間是非常重要,作為演員是好需要自我認識和面對自我,這樣對自己和演戲都會有好大幫助。

D:「愛一個上一課」,以往的伴侶、感情有令你成為更好的人嗎?

W:雖然不是跟所有前度都能夠做回朋友,不過在每一段關係上我都會學到好多東西,也更加了解自己。這些經歷會提醒我遇到下一個時,應該要怎樣去維繫,不過好似每次都會遇到新的課要上(笑)。
K:其實每一段感情都絕對會令雙方成為更好的人,因為每場戀愛當中都包含好多東西,有人些可能令你學會如何變得體貼、溫柔、浪漫、成熟,其中一個深刻體會是,如果你沒有外表就記得用心賺更多錢。
Y:絕對會。如果你想得到改變,就要真心去體驗每一件事,否則你不會有任何得着;真心對待每一段感情,當中的經歷和體驗都會令每一個人進步,相信自己、讓自己變得有價值。

D:2019年的工作計劃?準備好接受新的感情了嗎?

W:2019年有幾個目標,第一是可以派到3至4首新歌,推出這張橫跨三年半的《SLASH》創作專輯;第二是可以開到一個個人演唱會;第三是可以維持到每個星期出一條新的音樂片給大家看。至於新感情,其實好隨緣,我覺得最緊要是開心做自己就好。
S:仍會以演出作主軸。同時整理一下這幾年的一些觀察和感悟,重新投入劇本創作,希望來年能勤勤懇懇,不半途而廢。
K:暫時2019年頭會努力拍電影和電視劇,希望之後可以一直拍下去。
Y:2018年有好多新體驗、新嘗試,我在今年成長了不少,作品上最近都有電影、廣告推出,好多朋友都跟我說看到我,作為演員當然想有更多人看到自己。2019年已經開始有工作的安排,接下來都會拍電影、電視劇、旅遊節目、娛樂節目等,自己最希望得到一個好角色,努力發揮到最好,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。專心工作,感情方面要來的就會來,順其自然。

SIUYEA Lo photo by Chambre Picture House
WALLIS Cho photo by Wallis Cho
YATHO Wong photo by Kimhoo So
KAKI Sham photo by Heiward Mak